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5 Reads)
把自己從頭至尾的數落一遍後,發覺自己沒有什麼地方可以留下來,也沒有什麼地方可以去,我想我該是要走了啊。 有時候,自己並不是想在那裡。因為在那裡感覺很沒什麼事兒做。想要到別的地方去,可是別的地方也會變作這個地方的啊。到了,久了,那裡就變成了這裡一模一樣的啦。看到大伙挺忙的,我不好意思再打擾大家,他們都過得挺好,挺好。我很欣慰。 說實在的,這段日子,期待了很久。可當它一旦來了,感覺就不是怎麼回事兒了。可能是自己變了,變得躁動了。哪裡都難以定下來,這樣子是不是太沒有責任感了。 我在島嶼上來回的奔跑,來回的尋找著一些東西,可是發覺這些東西似乎不屬於我。他們屬於他們自己,屬於我以為的任何,只是不屬於我。好神奇的他們。 前段日子,還在島外的時候,其實並不想來到這裡。來也是因為很多原因,很多,這些原因加起來的綜合超越了個人的意志。他們的綜合實力超越了自身,沒法子抗拒,就像風裡的塵埃一樣,沒法子主宰自己。它失去了自己,失去了方向。 很長的一段日子,其實似乎自己根本沒有變多少。說的實際一點:變,成了一種不可知的未來。是啊,好多東西在無形中變得讓人淡然,也讓人想微微的一笑而過了。微笑是不是成了一種說不出的代名詞! 讓流雲飄起來,或者讓風雨定下來。 讓狗流浪起來,或者讓寂寞停下來。 讓自己升起來,或者讓自己沉下來。 人生,總是面臨著很多的抉擇。是不是? 我想我該要走了。有時候,一段日子總是要過的不知所措,甚至過的一塌糊塗,過的迷迷糊糊,這是無法改變的。也可能是沒有必要改變。我不喜歡打擾別人。打擾別人可能大家都不怎麼開心。何必呢,將自己和別人都弄得不開心,這是哪門子的事兒。 有時候,說起來很矛盾。說了自己是該要走了。可是心裡難免有一種捨不得。不是說生離死別,而是說一種簡單的來去。其實,當自己要走得那一刻,並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也不知道留在哪裡。只是一種說不出的要走的潛意識。走,可能就是說要到一個自己不能控制的範圍的地方。希望那裡可以控制自己。這是逃避麼,還是最後一次自我控制。說不出來,只是一種潛在的意識,它是那麼樣召喚著得。既然它在召喚,那就應該聽命於它的召喚,不必再違背彼此。這樣大家會簡單些。 我想我該要走了。人生,總是有那麼一段日子,總是讓人沒法安分下來。像漂泊的雲彩,像流浪的狗,像說不出的寂寞,需要一個依托。下一步或許就是一個依托。但是這是未知的,地點、方向、未來和它的模樣都是未知的。既如此,走,也不過是一種未知而已。

| 3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小蓮回築幾天了,她為我們做的那碗色香味俱佳的油辣椒水還剩一大半置於我家餐廳裡,我們每餐用它來調劑一下菜味,食之倍感鄉風撲面,鄉情濃郁,思鄉之情油然而生! 小蓮的博客名叫黔半支蓮,實名雷隆燕。她是“多彩貴州博友會”的會長。我忝為名譽會長。源於此,她從貴州來看我,我與她素昧平生,從未謀面,但我們已在網上神交春秋幾度,日見博頭照片,己知她比我的大女兒年紀小,我們早已成了忘年交,因之一見如故。她之到來宛若家庭增了一成員,大家吃住於一起。她與我女兒高茂情同姊妹,一同打掃清潔,一起下廚行炊,其情切切,其樂融融,我們未把她當客,她也未把我們當主;她說好像回了家;我也覺得酷似女兒遠道來看我,語言行動無拘無束,感到十分舒心。我的外孫樂樂(李子凡)很快與她建立起深情厚誼,左一聲阿姨右一聲阿姨地叫個不停,整天圍著她身邊團團轉。 我們一起去逛海上田園,她帶著樂樂照顧我,什麼都不用我操心,吃的玩的她全包了,耐心細緻地教樂樂照相,把我從小帶到七歲多的樂樂一下爭取過去了,弄得我也有幾分醋意。 因有小蓮之到來,我又結識了《大話西遊》的作者、新浪網“文化漫談”的版主林電鋒先生。小林也是咱多彩貴州博友會的顧問,也在深圳,且離我不遠,但僅在網上知名,未曾謀過面。小蓮此次來訪,我們從虛擬走入現實。電鋒夫婦應邀和我們一起參加了“鵬城貴州人”QQ群友26的南山歡聚,因之又見到一批在深圳打拼的貴州人。27日中午,我和小蓮又到寶安西鄉體育館去參加“夢裡落花知多少”的超級QQ群貴州省老鄉會通知的聚會,但因我們下午還有約會,他們要活動一下午,我們報個到就走了。 林電鋒夫婦一連兩天陪我和小蓮。他們贈我以瀚墨香,老朽我愧難當!他們為我們設飯局,帶我們遊覽了蛇口工業區,小蓮與之姐弟之稱。我們見到電鋒家兩個天真活潑、聰明好學的孩子,也是親如一家,其樂融融。他女兒一曲優美動聽的小提琴獨奏,讓我們陶醉於挑花源中。 小蓮25日迢迢來見,28日依依惜別,哪怕只是短短幾天,這卻是我生活中充滿陽光與快樂的日子!著實令我難忘! 誰說網絡僅是虛擬?看著小蓮為我們做的那碗辣椒水,我們已從虛擬世界走進了現實生活!

| 14 July, 2012 | 一般 | (4 Reads)
  因為蛇的身上長著許多鱗片,又大又結實,蛇就是靠身上的鱗片爬行,這些鱗片即能豎起來,也能再倒下,就像開著無數只很小的腳行走一樣,踩在地面,推動身體前進。

| 6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有一種借口叫年輕,可以不珍惜時光,不珍惜愛,不珍惜一切來之不易的東西。有一種感情叫錯過,錯過愛,錯過可以相守的人,錯過一段刻骨銘心的情。有一種寂寞叫想念,想念一個人,一段往事,一場相遇。寂靜的夜裡,深深切切的想念,於是深深切切地寂寞……

| 29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思念的味道 曾經以為:春去春會來,花謝花會開。可後來我知道,再來的已經不是那個春天,再開的也不再是那朵花了。也許人生也只能如此,錯過的就這樣永遠的錯過了,失去的終歸不能復活。 有時侯,思念是淺淺淡淡的,像初夏的陽光,靜靜地淌過綻放著花兒的窗台。那不是辛曉琪的味道,沒有煙灰和淚水,我的思念安靜而祥和,有一點點的暖還有些微的涼,更多的思念已成為生活中的習慣。從來不敢也不願溫柔地去想一個人,那是一件很殘酷的事,對於我來說,疼痛的感覺悄悄地漫過心底裡最柔軟的部分,觸動了那份痛楚,淡淡的相思,其實是空空蕩蕩的牽掛,沒有結局的懷念。 孤獨地守著一台電腦,用簡單或雅致的文字拼湊蒼白的美麗,堆積冰冷夜幕下的繁華。網絡之間的交流,淒美得讓人心疼。挨了太久的心開始有些疲憊。想像某個落日的黃昏,與一個可以交心的朋友對面而坐,嗑一碟瓜子,品一茗茶,悠然自得。沉默不語,但是心明白。天藍雲淡風輕,生命的過程其實是一場自然而然的葉隨風落的經歷,很平常的經歷,很平常很平淡,如四季的更替般安靜。 靜下來的時候,我會輕輕地哼一首老歌“忘憂草”,讓軟弱的我們懂得殘忍,狠狠面對人生的每次寒冷,依依不捨的思念過的人,往往有緣沒有份。誰把誰真的當真,誰為誰心疼,誰是唯一的情意間人?傷痕纍纍的天真的靈魂,早已不承認還有什麼神。美麗的人生善良的人,心痛心酸的事太微不足道,來來往往的你我與她,相識不如相望淡淡一笑……在心底裡有一個聲音不厭其煩地對我說,忘了就好,忘了就好。而我執拗地以自己的方式守候著一個約定,靜靜等待著天荒地老,一直堅信著“緣盡自我情份來”。 不經意間被碰傷的心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保持沉默,冷眼旁觀,看陽光下繁華的城市,還有夜深時清冷的街燈……而我,則如同夜遊的精靈,在這個夜空冷冰的城市裡遊蕩,任憑燈光把我的身影拉長又縮短。心境靜如止水,平靜得甚至有些殘酷,在很久很久的日子裡都無動於衷。流的淚太多,我忘記了哭的方式,經歷了那個多雨的季節之後,這顆心是否真的有些銹蝕? 簾卷西風的日子,早已成為歲月中的煙塵,只有心事不改萬千的惆悵。碎了的事再也扯不動我的心弦!唯有在雲靜風輕的夜晚,輕輕地為自己奏一曲清麗的歌,感動鏡花水月。循著固定的軌跡走下去,我無法快樂亦無法悲傷,在這個秋天靜默成一株草或者一棵樹,深秋的風冷漠地掠過心頭,清涼、冰冷。一種悠遠的感覺在心底裡悄然蔓延,久遠而又恍然。令人心碎的鐘聲,沉重地敲擊每一寸光陰的流逝,孤獨把我禁錮在一段不為人知的歲月裡------往事歷歷在目:燦爛的雨季,浪漫的花季,讀不懂的少年心事,故事古老而耐讀------如風,潛行如四季,及至你的內心。掠過心底淡淡地憂傷,越過那份沉沉重重的眷戀,祈盼流水與落花的重逢。 古道西風,那個塵封已久的背影,滿面塵埃未定。颯颯秋風,卷滿月“黃蝶”,堆積釅釅的相思,飛揚在行者的額際,在暮色蒼茫時愈飛愈遠,愈墜愈低……“青山遮不住”,難道真的不會再有斜陽似血的黃昏和在斜陽中俯身拾葉子的人了嗎?一彎如霜的冷月在心的行程上滑行了很遠,眼底最後的溫柔在不經意間被記憶的碎片刺傷。一時之間,深深地感動於“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 望盡漫漫天涯,斷橋之上,清歌為誰。今夜月寒如水,打濕一地楊柳風絮,縱有萬轉愁腸,牽動千縷思緒,又該何去何從?愁易結,愁難解。世事如夢,人如秋風,天氣乍涼還暖時候,夜風最是無情,我那遠方的友人,請珍重加衣。 人生漫漫,錯過的,錯了的何止萬千?那麼,罷了,算了,讓往事隨風而去吧。其實,真的是該隨風而去了。然而,不能,也不會。一次次地夢中縈迴使我不得不承認,有些東西是深深地烙印在心裡的,挖也挖不去。 文章來源:師嫣的遠方 |kew |朱家雄的BLOG |王軼瓊的BLOG |懶貓媽媽的貓窩 |My American Experience |小汗的時光·夢與路 |鄭方南的BLOG |徐景安的BLOG |科爾沁府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我懷念我的母親,音容笑貌歷歷在目,晚上經常夢見她! 在年紀很小的時候,對母親的印象不是很深。只記得小時候母親追著我洗澡,而我並不理會,母親一面喊叫,我一面跑。小時候的我是很淘氣的,也是很令母親傷腦筋的。記得我經常偷吃家裡的白糖,味道真的很甜美,真的! 上初中以來,我漸漸懂事,記得事也就多了。母親喜歡鼓搗些小吃之類的。用菜油炸的紅薯片,炒熟的香噴噴的豆子,諸如此類,很是好吃,現在回想起來,還是那麼的美味。每次放學回來,母親一定拿出好吃的好喝的來招待我…… 母親是個心靈手巧的人,用稻草會編織各種各樣的東西,像坐墊,帽子……母親生平好樂於助人,憑借自己的手巧,經常幫助鄰居縫縫洗洗,煞是得鄰里的喜愛! 唉,我的母親,對於她,真的難以表達,這樣的情感也許只有在夢中才能宣洩而聊以自慰吧。 我對於母親,真的很對不起,內心真的很悔恨,為什麼沒有多陪陪她呢?母親是那麼的勤勞,家裡的事樣樣做得熨帖,讓人舒心。冬天,冒著嚴寒,經常在菜園子裡,摘菜,早起從無怨言;夏天,頂著烈日,在田野裡,在小山坡上,割野草,用來做飯。這些事,尤其讓我記憶深刻!!!唉,可惜,我對不起我的母親,在母親在世的時候,未感覺那份愛的偉大,母親,我真的對不住你。 然而,就是這麼一位勤勞愛助人的母親,卻被老天奪走了,哀痛啊!唉!!! 母親年少歷經病痛的折磨,一生坎坷,誰知未到四十,就被奪走了年輕的生命。母親患病的時候,我讀高二,正直十七歲的年紀,很懵懂的時候。那時,聽父親說母親被病痛折磨的在地上打滾。聽見母親那劇烈不斷的咳嗽聲,我的心也很痛啊。唉,母親,兒不孝!沒有陪伴你走過人生的最後,唉,我的母親,生前未得到任何幸福……唉,而作為兒子的我,卻不能盡孝,嗚呼哀哉!心痛啊心痛!!! 假如這世上真有天國的話,願我的母親能得到幸福和歡樂,安息吧,母親! 文章來源:湖南文藝的BLOG |新經典文化的BLOG |Blog O' Matters |中國臍血網的BLOG |荒村——蔡駿的部落格 |回歸本我時代 |小鷹的BLOG |婚禮夢工廠「部落格」 |滄海三笑的BLOG |部落格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24 Reads)
(一)執筆、腕法與肘法   執筆、腕法與肘法,直接或間接關乎用筆用墨,關乎書法。 晉衛夫人《筆陣圖》云「凡學書字,先學執筆」。   傳統所謂「五字執筆法」——擫、押、鉤、格、抵——五指執筆,須各盡其力。執筆方法甚多,若撥鐙法、五指法、三指法、兩指法、鳳眼法、回腕法、平覆法等,但是,講究執筆之法,目的在於利於用筆。只知一大堆執筆辦法,而不知用筆,究竟沒有用處。   相傳執筆要握緊,以至於從背面忽然拔之也不出,此說是偏見。全身之力,應該協調於肩、肘與腕、指,要善於配合發力,將其貫注於筆端,單純在筆管上使傻力氣是沒用的。而且,紙上寫出的字,其筆畫有無力感,完全在筆畫的使轉變化與搭配關係中,與握筆的力氣更無多少關係。   宋姜夔《續書譜》云「不可以指運筆,當以腕運筆。執之在手,運之在腕」,可見「執」與「運」的不同功用。腕法有三種,為:枕腕、提腕、懸腕。腕法之妙,最顯著於懸腕之時,其圓活靈便與否,影響倒用筆的筋脈與氣勢。懸腕,有時是必須的,如寫大字、行書或草書,但有時未必見佳,如寫小字,懸腕就難能。清康有為《廣藝舟雙楫》云「抽掣既緊,腕自虛懸,通身之力,奔赴腕指間,筆力自能沉勁」,懸腕而能注力自如,為得法。元鄭杓《衍極·天五篇》云「掌指,法之常也;肘腕,法之變也」,甚為機要。作書時執筆須與腕肘同用始為得之。清蔣和《書法正宗·筆法精解》云「運用之法:小字運指,中字運腕,大字運肘」。肘法亦有三種,為:伏肘、提肘、懸肘。腕之力發於肘,故懸肘與懸腕是相關的。   指、腕與肘之運用,宜具體對待,同時照顧自己的書寫習慣,可不為法所縛。宋人姜夔《續書譜》論方圓有謂:「方、圓者,真、草之體用:真貴方,草貴圓;方者參之以圓,圓者參之以方,斯為妙矣」。 元李溥光《雪庵八法》云「運筆之法有八,曰:落、起、走、住、疊、圍、回、藏」,此八法,尚不足含括運筆之奧,亦不足以闡明腕法之妙。明人項穆《書法雅言》論中和云:「圓而能方,方而後圓,正能含奇,奇不失正,會於中和,斯為美善。」試想,筆法如此通融者,其執筆、運筆可以拘泥乎?書法如此圓活者,其腕法、肘法可以拘泥乎?   (二)用筆   1.筆法紛呈   用筆,即運筆,是筆法之關鍵。筆法,終歸是通過筆畫的形態來表現,而筆畫的形態,方與圓、尖與鈍、重與輕、快與慢、粗與細、薄與厚、藏與露、遲與急、疾與澀、曲與直、虛與實、擒與縱,等等,均出於用筆。   漢蔡邕《九勢》有云:「勢來不可止,勢去不可遏,惟筆軟則奇怪生焉。」「筆軟」,並不是指用軟毫筆如長鋒羊毫,而是指肩、肘腕、指要靈活,一句話,用筆要靈活。晉衛夫人(鑠)《筆陣圖》有謂:「三端之妙,莫先於用筆;六藝之奧,莫重於銀鉤」,「下筆點畫波撇屈曲,皆須盡一身之力而送之」,並列出篆法、章草、八分、鶴頭、古隸六種用筆之法。唐張懷瓘《玉堂禁經》提出「用筆十法」,為:偃仰向背,陰陽相應,鱗羽參差,峰巒起伏,真草偏枯,邪真失則,遲澀飛動,射空玲瓏,尺寸規度,隨字變轉;並引《翰林密論》所謂遲筆、逆筆、澀筆、倒筆、轉筆、渦筆、啄筆等十二種「隱筆法」,云「用筆生死之法,在於幽隱。遲筆法在於疾,疾筆法在於遲,逆入平出,取勢加攻,診候調停,便宜寂靜。其於得妙,須在功深,草草求玄,終難得也」。   清包世臣《藝舟雙楫》這樣描述用筆的用力之法:「紙猶石也,筆猶鑽(鏨)也,指猶錘也」,「鋒既著紙,即宜轉換」,「筆得勢而鋒得力」,「始艮終乾者,非指全字,乃一筆中自備八法也」。「行處皆留,留處皆行」,「古人必逐步頓挫,不使率然徑去,是行處皆留也」,此「逆入平出」之道也。逆入平出、欲行還止、正去又留、若疾而澀,書法用筆之道,端的在此。   「屋漏痕」、「錐劃沙」、「印印泥」、「折釵股」,都是講中鋒,講藏鋒,講力度,講彈性。清宋曹《書法約言》云:「有藏鋒有露鋒,藏鋒以包其氣,露鋒以縱其神。藏鋒高於出鋒,亦不得以模糊為藏鋒,須有用筆,如太阿截鐵之意方妙。」劉熙載《藝概·書概》有謂:「孫過庭《書譜》云:『篆尚婉而通。』余謂此須婉而愈勁,通而愈節,乃可。不然,恐涉於描字也。」用筆之力度,亦由此而具體顯現;然而,筆力之力,非物理所謂力量。莽漢不可謂無力,但不知用筆,寫字亦柔弱不堪,殊為乏力,此可證用筆得力度之難。古今書法既異,所以辨其優劣者,惟筆力而已。筆力不到,心手乖違,會出現病筆,如前人所列用筆「八病」:牛頭、鼠尾、蜂腰、鶴膝、竹節、稜角、折木、柴擔。宋黃庭堅《山谷文集》云「凡書害姿媚是其小疵,輕佻是其大病,直須落筆一一端正。至於放筆自然成行,則雖草而筆意端正。最忌用意裝飾,便不成書」,所謂「輕佻」,病根在用筆的浮薄孱弱。   「筆筆中鋒」之說,須貼切理解。筆鋒之使轉運行,未必總能在點畫中間行走。事實上,觀諸書法史上的書家及其書體,用筆是變化不居的,是靈便自如的,既可用中鋒以得厚重,又可用側鋒以求風采;例如隸書之捺腳、章草之「燕尾」,甚者金農的方筆「漆書」,如何能用「筆筆中鋒」寫出?現代沈尹默《書法論叢》云「歷代書家書法,結構短長疏密,筆畫肥瘦方圓,往往因人而異,而不能不同的是,就是『筆筆中鋒』」,此言尚需引申。有才氣、有本領的書家,只是以中鋒為根本、為基礎、為主筆,八面出鋒,或藏或露,即便偏鋒側鋒,也可得中鋒之效果,不會苦言「筆筆中鋒」而墨守之。   用筆之法,體現於筆鋒之靈活善變。清劉熙載《藝概·書概》云「筆鋒有中鋒、側鋒、藏鋒、實鋒、虛鋒、全鋒、半鋒」,八種筆鋒,各自殊態,各有用途。筆鋒之用,幾乎所有動作均可藉以思悟,若遲鋒、逆鋒、澀鋒、倒鋒、轉鋒、渦鋒、啄鋒、隱鋒、偏鋒、築鋒、過鋒、出鋒、縮鋒、搶鋒、挫鋒、趯鋒、裹鋒、簇鋒、轉鋒、絞鋒、捻鋒、搓鋒、擺鋒、蕩筆、搖鋒、導鋒、抵鋒、折鋒、翻鋒、斷鋒、提鋒、回鋒、挈鋒、按鋒、頓鋒、蹲鋒、衄鋒、馭鋒、駐鋒、淹鋒、揭鋒、渴鋒、拖鋒、打鋒、截鋒、拽鋒、戰鋒、蹙鋒、息鋒、憩鋒、押鋒、結鋒、振鋒、拓鋒、抽鋒、拔鋒、拋鋒、鋪鋒、搭鋒、越鋒、度鋒、飛鋒、縱鋒等等。周星蓮《臨池管見》云:「總之,作字之法,先使腕靈筆活,凌空取勢,沉著痛快,純任自然,不可思議。能將此筆正用、側用、順用、逆用、重用、輕用、虛用、實用,擒得定,縱得出,遒得緊,拓得開,渾身都是解數,全仗筆尖毫末鋒芒指使,乃為合相。」筆鋒靈活圓通,筆畫多姿,亦自有生趣,否則即使心端筆正,謹於規矩,亦是乏味僵呆而已。   現代胡小石《書藝略論》言及用筆,有「三分」之說:「用筆輕者,其效果為超逸秀美;用筆重者,其效果為沉著溫厚。書之使筆,率不令過腰節以上。二分筆身,分處為腰。自腰及端,復三分之……」此說具體而微,甚精妙。   宋郭若虛《圖畫見聞志》論用筆得失,謂「凡畫,氣韻本乎游心,神采生於用筆,用筆之難,斷可識矣」,「意存筆先,筆周意內,畫盡意在,像應神全」,「畫有三病,皆系用筆:一曰板,二曰刻,三曰結」。用筆之難,就在於它在法度中見圓活、融通;「方圓窮金石之麗,纖粗盡凝脂之密。藏骨抱筋,含文包質」(王羲之《用筆賦》)。   元趙孟頫《蘭亭跋》云「蓋結字因時相傳,用筆千古不易」,此「不易」,當辨證理解。千古不變者,皆使用毛筆罷了;而掌握用筆之諸端奧妙,是不容易的。用筆之妙,在乎「八面出鋒」,各具其態,至於一般人用筆,因結字造形等諸多原因,表現得過於簡單膚薄而已。   結字、筆畫之具體形,所以實現者,亦依用筆;反之,如何用筆,亦據字形本身。例如,筆畫為方,用筆頓、翻而外拓,以方之;其筆畫圓,用筆提、絞而中含,以圓之。不同書體,所用筆法自然不會相同。作篆書的筆法自然與作隸書的不同,作楷書的筆法自然與作草書不同。書法活者,其用筆不得不活,此不可勝言矣。   2.「永字八法」   張懷瓘《玉堂禁經》論用筆法,云「書之為體,不可專執;用筆之勢,不可一概。雖心法古,而制在當時,遲速之態,資於合宜」,並以「永」字為例:「大凡筆法,點畫八體,備於『永』字。」   「八法」——點為側,平橫為勒,直為弩,鉤為趯,仰橫為策,長撇為掠,短撇為啄,捺為磔。顏真卿有《八法頌》云:「側蹲鴟而墜石,勒緩縱以藏機,努彎環而勢曲,趯峻快而如錐,策依稀而似勒,掠彷彿以宜肥,啄騰凌而速進,磔仰踖以遲移。」八法的各筆畫,古人狀物以喻其形,於書法實踐中需體會得之,如衛夫人《筆陣圖》謂點「如高峰墜石,磕磕然實如崩也」,謂直如「萬歲枯籐」,   「永」字的八個點畫,確實很有代表性,但不可能包括書法的所有筆畫範式和模樣。因為,點有各種姿態之別,橫畫有長短勒策之別,直豎筆有懸針垂露之別,鉤趯筆有大小藏露之別,撇筆有啄掠快慢之別,捺磔筆亦有長短收放之別。單看一畫之起筆,就有方圓、尖鈍、輕重等區別,用筆也要相應靈活、變化,「異勢」、「異法」。   (三)用墨   用墨對繪畫至為重要,書法不同於繪畫,但是,用墨之法,對於書法也同樣不可缺乏。用墨之法,通過在紙上顯現出的墨跡圖像表現出來,它講究技術性,須練習始得。   所謂「墨分五彩」,即渴、潤、濃、淡、白。墨之濃淡,在於用水,會用水,墨才能有層次,才活。元陳繹曾《翰林要訣》云「字生於墨,墨生於水,水者字之血也。筆尖受水,一點已枯矣,水墨皆藏於副毫之內,蹲之則水下,駐之則水聚,提之則水皆入紙矣。捺以勻之,搶以殺之,補之,釁以圓之」,此為實踐之法,很具體、有用。黃賓虹《畫語錄》中也談及用水奧妙:「古人書畫,墨色靈活,濃不凝滯,淡不浮薄,亦自有術。其法先以筆蘸濃墨,墨倘過豐,宜於硯台略微揩拭,然後將筆蘸清水,則作書作畫,墨色自然滋潤靈活;縱有水墨旁沁,終見行筆之跡,與世稱肥鈍墨豬有別。」   用水之妙,可於宿墨用法中最悟之:墨色雖淡,然沉穩、厚重,不輕浮,此雖於用筆有關,然與用水亦有關。善用水者,若天廚之調味,隨機而化,因勢利導,於是筆墨得體,風調雨順,濃處不枯,淡處不薄,有節奏,有韻律。不善用水者,忽而凝滯枯燥,忽而臃腫膚薄,濃淡失序,浮煙瘴氣;或者投機取巧,濃墨中羼水,而後調勻,此則筆畫不濃不淡,殊為乏味矣。   宋姜夔《續書譜》云:「凡作楷,墨欲干,然不可太燥。行草則燥潤相雜,以潤取妍,以燥取險。」不同書體,不同筆法,所用墨法亦因之而分別。用墨之道,以彰筆法為工,以顯神采為上。   (四)「筆墨」不可分   筆法和墨法,雖然不是一回事,但它們是不可分的。筆法,通過墨法來實現;墨法,通過筆法來顯形。   例如:濃墨法,理應厚重,但是,如果使用飛白、偏鋒(側鋒)等筆法,也同樣表現出輕浮、淺薄之相;淡墨法,雖說本該輕薄,但是筆法中鋒,功力入木三分,則同樣可以達到厚重之感。再如:筆法想方,但是墨用水量極大之淡墨,下筆洇染模糊一片,「方」不起來。「墨分七彩」,不能曲解和偏執,倘若把書法當作畫來作,在一幅書法作品中忽濃忽淡,像花臉。   現代黃賓虹《致治以文說》文云:「畫有雅俗之分,在筆墨不在章法;章法可以臨摹,筆墨不能強勉」。   清包世臣《藝舟雙楫·述書上》記述曰:「道固歸於墨不溢出於筆,而學之則自墨溢出於筆始。」何以如是說?這是實際情況:初學者不能駕馭筆墨(用筆和用墨),總是不停地蘸墨,下筆墨重,剛寫兩個字筆又乾澀了。原因至少有兩個:一,心中無數,不知筆毫能蓄多少墨;二,下筆猶豫猥瑣,筆法不斬截。這樣,表現出來的線條效果就像上麵包氏所說的——「墨溢出於筆」,這種情況的「惡果」,就是用墨掩蓋了用筆,而實際上,書法的用筆之美,是最能顯示一個書家的綜合修養的。與上述相反的情況是,善書者在提筆舔墨之際,已經胸有成竹,一旦下筆,便揮灑自如;再寫了很多字後,才再次蘸墨,——如此,從單字到章法,都是流美遒健的。   包世臣在論及用筆用墨之關係時說:「畫法字法,本於筆,成於墨」,「筆墨相稱」,。至若其「筆力足以攝墨,不使旁溢」、「嘗見有得筆法而不得墨法者矣,未有得墨法而不由於用筆者也」之語,誠折肱之言也!「攝」字妙絕!筆墨相稱,自然遒麗、筆力驚絕、筆勢洞達、字勢雄強,古人未有不尚峻勁者。包世臣以蘇東坡、董其昌為例,表揚他們「探厥詞旨,可謂心通八法者矣」,但同時提出批評,「是故善書者,道蘇必知其瀾漫,由董須知其凋疏;汰瀾漫則雄逸顯,避凋疏則簡澹真」。   《石濤畫語錄》有云:「畫受墨,墨受筆,筆受腕,腕受心」(「尊受章」);「墨之濺筆也以靈,筆之運墨也以神」(「筆墨章」)。   筆墨不但不可分,而且,它們相互作用,生發出無盡的內容。   晉王羲之《用筆賦》云:「方圓窮金石之麗,纖粗盡凝脂之密」,「藏骨抱筋,含文包質」,「游絲斷而還續」、「或連或絕」、「時行時止」。唐孫過庭《書譜》云:「或重若崩雲,或輕若蟬翼;導之則泉注,頓之則山安」,「情動形言,取會風騷之意;陽舒陰慘,本乎天地之心」,「假令眾妙攸歸,務存骨氣;骨既存矣,而遒潤加之」。明唐志契《繪事微言》云:「落筆細雖似乎嫩,然有極老筆氣,出於自然;落筆粗雖近於老,然有極嫩筆氣,故為蒼勁者,難逃識者一看。」有筆無墨,或者有墨無筆,終是筆墨乖違相離而圓融一體之故也。   只有筆墨條暢雙美,才能使筆畫筋骨調勻,血肉相宜,才能表現出精神、生氣、神采。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10 Reads)
整體評價: 推薦 滋潤度: (5)分 清爽度: (4)分 質地: (4)分 氣味: (5)分 Sisley 是貴婦品牌之一,優雅奢華,它以「植物美容學」理念著稱,其產品的有效成分提取去天然植物與植物精油,溫和安全。對sisley一直很有好感,這次幸運的得到試用機會,很開心啊,試用品有三片,兩片眼唇霜和一片眼膜,來看一下試用效果吧。 【成分作用】 中國銀杏:富含類黃酮,抗自由基(加強肌膚的自然屏障),促進血液循環,並提亮膚色。 山金車花:促進血液循環。(山金車花因迅速治療瘀傷而著稱。) 七葉樹:滋潤柔軟肌膚,緩解肌膚充血與腫脹。錦葵:(提取自有機種植的花), 富含多糖粘液,柔潤肌膚,持久保濕。 菩提花:(提取自有機種植的植物葉苞),同樣富含粘液成分,保持肌膚水分;其中蘊含的類黃酮還能舒緩與抗自由基。天然沒藥醇:取材於巴西菊科熱帶灌木,採用分餾工藝,萃取具有舒緩作用的活性成分。 植物甘油:滋潤保濕。 孔雀石萃取精華:希思黎獨有的明星成分,還用於賦活水潤保濕霜中。含有豐富的銅,銅為肌膚所必須之微量元素,可以活化肌膚抗氧化系統中的SOD酵素,促進抵抗自由基,更強化肌膚本身防禦機制。小球藻提取物:這種微藻提取物富含微量元素(銅、錳、鋅),有卓越的活膚功效。 維生素:維生素B5保持肌膚的滋潤與彈性。維生素E:抗老,抗自由基。 這款眼膜的質地是半透明的著哩狀,泛著淡淡的淺綠色,靜置宛若溫玉般瑩潤,味道很好聞,優雅的花香,類似玫瑰精油的味道。 眼膜我一般習慣塗的比較厚,這款眼膜的延展性很好,塗的時候感覺非常水潤,塗完眼周馬上就潤澤起來,雖然說明上是10分鐘後擦掉,不過我通常會時間久一些,這麼貴的眼膜怎麼也在眼周多呆一會吧。 塗開~~眼周非常的水潤 過20分鐘後,眼周依舊很滋潤,這時候摸起來會有點小粘的感覺~~ 這款眼膜的持久性還真好,很長時間裡眼周都會保持滋潤的狀態,不過會變的有點黏黏的,擦拭的時候用干的化妝棉不大好擦,我是在化妝棉上噴nuxe的花水或者雅漾的活泉水然後擦拭。 其實塗薄一點,我感覺會更加舒服,也不至於浪費。不過因為是袋裝試用,開口了我就習慣盡快用完,所以每次用還是塗的比較厚。 用化妝棉沾花水擦掉多餘的眼膜~~ 用後的效果~~ 做完眼膜最大的感受是眼部會很舒緩,眼周的肌膚非常的滋潤,干紋能得到一定的緩解,我連續用了幾天,緊致效果感覺不是太明顯,對細紋沒什麼作用,但對黑眼圈有一定作用,前一段熬夜,眼部有點慘不忍睹了,天天帶個熊貓眼,這幾天持續用感覺稍微緩過來些。 另外按摩完眼部手指上肯定會有剩餘的眼膜,千萬不要浪費哦,塗在嘴唇上做唇膜效果相當好,冬天屋子裡比較燥,嘴唇最近也是明顯感覺發乾,唇紋也明顯了,做完眼膜順便做個唇膜,塗上嘴唇馬上就會潤潤的,舔一舔味道居然是甜甜的,吼吼,擦掉眼膜的時候也把唇膜擦掉,嘴唇會嫩嫩的,不錯不錯~~感覺當唇膜的效果似乎比眼膜要更出色哦。 sisley的這款眼唇霜是白色乳霜質地,有淡淡的花香,觸感柔滑,塗開後眼周很滋潤,不過這款眼霜我感覺有點油,對我而言滋潤度有些過了,之前用過sisley另一款著哩的眼唇霜感覺還不錯。這個我用著怕起脂肪粒,剩下的給我老媽用了。 Sisley的眼部套裝試用下來總體感覺還不錯,花香的氣味清雅宜人,產品的性質非常溫和,使用舒適,即時效果還是比較滿意的。就是兩款產品都感覺有點偏油,應該更適合年紀大一些的人吧,雖然我也不算年輕了,呵呵。最後謝謝isley提供這麼好的試用產品!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女人的感情是很人性的,哪怕是婚外情, 也大多是真愛,不然,自己都過不了自己那關。   女人愛上男人,無論是婚前婚後都想與他結婚生子的。而男人卻不是那麼誠懇,他們往往是死都不離婚,但又忍不住在外面「花」,最可笑的是,倪匡也曾說過這樣的話:「我並不是要拋棄髮妻,我只是想多娶一個。」女人醒悟了,覺得被玩弄了感情,而男人卻認為是女人不懂遊戲規則。   所以說,男人對女人最大的尊重便是娶她為妻,就算婚後他玩起婚外戀,你也不必太過傷心,畢竟你是他名媒正娶的妻,不一樣的。   反而是那些陪他瘋的「第三者」是令人擔心的,她們的真情和青春換的不過是男人的一次偷情。   女人就為愛和被愛而生的,愛主宰女人的生命,女人自出生那一天起就夢想著和愛情相遇。幾千年了,女人的衣服,髮型,地位,學識,財富都大變特變了,惟獨女人的心沒有變,她們仍是一群水做的骨肉,無邪起舞的愛的精靈。當那個男人來臨的時候,她願意付出一切:靈魂,肉體,健康和一輩子的忠誠,來換取意中人的終生廝守。可是,男人總是讓女人傷心,他們只願拿,不肯給;只願走,不肯留。他們把天使熬成老嫗後,又去追逐新的獵物。所以,受傷的女人會說,二者擇其一,我寧要事業不要愛情,因為事業沒有背叛。   但沒有女人能抵禦了愛情的誘惑。尤其是婚外的愛情,它是廣漠沙海裡的泉水,是無期徒刑中的假釋。它給予女人巨大的歡樂,膨脹著生命的所有激情,死去活來,天上人間。可是天使和凡人的愛情是注定不會長久的,凡人上不了天堂,天使下凡太久也會水土不服。只有柴米油鹽的夫妻才能白頭到老,不過不一定是愛到老,而很可能是「捱」到老罷了。男人總是急功近利,然後又曲解愛的真意。女人鼓起勇氣說「我愛你」,男人回答說「愛不是說的,是要做的」。這時,人生如夢,睡一覺,醒來把他忘了吧。   很多女人都有被有婦之夫追求過的經歷。怎麼對付呢?容易得很。若是自己那段時間剛好沉悶,無聊寂寞,便陪他玩玩,煲煲電話粥,約會吃頓飯,接受他的讚美,忍受他的牢騷,好玩!好玩!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如果是厭煩了,或是已有了理想的結婚對象,想終止與他的關係,也容易的很,只需裝出一臉癡情的對他說:「我要嫁給你,快去離婚,我可是等,要不要我和你老婆攤牌?若是你覺得不忍心……」立刻,這個看似被你迷的神魂顛倒的男人就差沒嚇得暴斃在你面前。以後他躲你都躲不及。   再花心得男人都很重視他得髮妻,再老再醜也是他生命的一部分。相反,女人要是有了婚外戀,不會像男人那樣躲躲閃閃,做賊心虛,因為女人都是動真情的,所以有點理直氣壯,覺得被發現了也沒關係,大不了離婚,反正已愛上了別人,瀟灑的很。男人因為只想玩,所以總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哪天,老婆終於受不了了,要和他離婚,他反而會傷心欲絕,委屈的要死。   越來越覺得男人和女人是完全不同類不同種不同屬的兩種動物,男人和女人的差別絕對大於人與猴的差別。女人是不可救藥的感情動物,永遠篤信真愛無敵。永遠將愛情置於至高無上的地位,永遠認為與男人之間的火花是偉大的愛情,總是要死要活,撕心裂肺的愛,最後又總是發現曾經的愛情如此千瘡百孔,曾經的男人如此面目可憎。愛情在我看來簡直是地獄,一進去則萬劫不復,而時下流行的偷情則是煉獄。   但女人就不平不憤了:同是地獄,煉獄,我們女人進去一遭已經被煎熬的不成人形,男人怎麼照樣人五人六的呢?在女人是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在男人只是他們的一次偷情。在男人的字典裡「愛情和女人」可以和「足球,電腦,車」等詞互相置換,與女人的愛情也好,偷情也好,對於男人,只是酣暢淋漓的踢了一場足球,足球踢完了,拿起衣服走人,在他們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所以女人還是苦煉基本功更實際和實惠,也就是說進行徹底的虛無主義的洗禮。女性由於相對接觸社會和人性的陰暗面較少,生活空間和質地相對單純,加上文學和藝術的影響,長此以往,其思維方式和看問題的角度和眼光都開始有浪漫的,夢幻的成份,尤其對愛情更是如此。而男性呢,從哲學思考的角度,接受虛無主義,更主要從生活的殘酷中刊頭事物的本質,包括愛情和人性。她們以這樣理念進入愛情,當然不會像女性那樣對愛情頂禮膜拜並全身心投入。而女性因難以徹底虛無,則難以看透愛情和男性的本質,因而一次次墜入地獄和煉獄中倍受折磨和煎熬。   江湖險惡,地獄難熬,這是不可爭及不可改變的事實,如果女人不能以萬分的清醒認知這一點,並在無任何武藝傍身的情況下貿然踏足,那實在是自作孽不可活!

| 12 April, 2012 | 一般 | (5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